中新網北京5月18日電(上官雲) 徐星,著名的先鋒作家,因一篇《無主題變奏》知名文壇。18日下午,他攜再版新書《剩下的都屬於你》在北京接受記者採訪。談到自己的創作,徐星直率的表示,寫作對自己來說不意味著名利,“作品有爭議很正常,我一直離文學圈很遠。”近期專註拍紀錄片的徐星還透露,對熱映的《歸來》還沒來得及看,因為按他的閱讀張藝謀經驗,“他是個不太會講故事的人。”
   曾對名利感到厭倦:我一直離文學圈很遠
  徐星1956年生於北京,曾獲得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勛章。《無主題變奏》是他最為知名的作品之一,近期再版的《剩下的都屬於你》更是被翻譯成多國文字。在徐星迄今為止的經歷中,僅有過一份正式工作,即在全聚德烤鴨店當清潔工,“當時我因表現不好被批評,要不然我也不會現在還是社會閑散人員。”
  “我的勞動紀律很差。每次出門前都先看天,颳風下雨不用掃地,乾脆不去。”徐星笑著說,本來自己被安排負責重點宴會,但生性懶散,掃地有更多的事情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,“我還養過狗和熊。能夠帶著狗上街、上班。熊吃的太多養不起,便送給一個雜技團,結果這熊也懶散不接受訓練,最後被打死了。”
  按照當下的路數,因《無主題變奏》走上文壇的徐星應該趁勢推出更多的作品,那麼他今天的狀態很可能完全兩樣。事實上,徐星在剛成名時也很衝動,看到報紙上鉛字印刷的稿子會馬上拿給爸媽看。不過這樣的時期很短暫,徐星很快厭倦了,“找我的人太多,寫作對我來說不意味著名利。不似現在的郭敬明韓寒,都能成富翁。不好玩兒,就沒意思。”
  所以,出名後的徐星還是老老實實回去掃地,媒體採訪的時候,很多時候他仍在工作狀態,背著大簸箕,兜里揣著豬耳朵和啤酒。他說當時很多人都納悶,“怎麼一個掃地的還這麼風光。可是我想,寫作不能為了出名與掙錢,這樣才能保持最原始的創作激情。”
  面對自己文章引發的爭議,徐星說他並不在意這些東西,也很少去看,“我從寫小說到今天,離文學圈都是很遠的。”
   代表作《無主題變奏》:獲王蒙肯定 創作並非為引領風氣
  討論徐星的文學成就,一定繞不開他發表於1985年的《無主題變奏》,這部小說被視為中國當代文學轉型的標誌,徐星也因此與劉索拉、餘華等人齊名。徐星常說,自己從小就是文學青年,走上寫作道路也不奇怪。當他插隊、當兵再次回到北京後,面對已經日新月異的社會環境感到很不適應,第一個反應便是要以文學的方式來表達這種困惑。說到當年的投稿經歷,還有一件趣事。
  “起先我走錯了地方。看門老頭告訴我這是詩刊社。然後我又騎車去《人民文學》雜誌社,看到二樓很多桌子上堆著很多稿子,突然就有一種感覺,我來幹嘛。人家會看我的作品嗎?”不自信的徐星轉身想走,湊巧碰到一個編輯、後來《三聯生活周刊》的主編朱偉下樓吃飯,詢問他的來意,之後便讓他把稿子放在桌子上。對於得意之作如此不被重視,徐星感到很失落,順手把手稿放在那一摞來稿的最上面,悻悻而去。
  備受打擊的徐星沒想到的是,僅僅過了兩天他便收到了雜誌社的回函。一問才知,當天朱偉在吃飯的時候頗覺無聊,順手把最上面的投稿拿出來看,剛好是徐星的作品,馬上被吸引住了,隨即報告當時的主編王蒙,同樣受到贊賞,“於是王蒙就讓我這掃地的趕緊過來面談。”徐星笑著說。
  回過頭來觀察,《無主題變奏》本身還存在很多幼稚的地方,表達技巧也並不完善。因此徐星分析,它的成功並非僅憑自身文學性,而是恰好趕上當時中國文學發展的黃金時期,發出一個比較獨特的聲音能夠很快被註意到,“當時這部作品可能顛覆一些庸俗廉價的價值觀,當時主要的傳播媒介還是報紙,發表出來比較容易被讀者重視。我創作不是為了引領什麼風氣,也並非為了批判,只是‘想寫’而已。”
  轉而專註紀錄片:張藝謀是個不太會講故事的人
  在整個文化圈,徐星的行為一直比較另類,從當初成名後不肯加大力度創作,到後來出國、現在的專心拍紀錄片,都引發過一些爭論。很多人都曾詢問過他,為何已經成名還要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情。徐星解釋道,自己其實一直在做的都是文學,只不過是換了一個載體,用紀錄片去表達文學、記錄人物,”我的定位是要做我自己的文學,有紀錄片這樣的新技術,我就要利用。”
  “我還不到60歲,還不算老。拍紀錄片讓我覺得生活幸福,能夠從中找到我生存的意義,不做這些事情,我會不知道我要幹嘛。”因對電影行業有所涉獵,徐星談到日前上映的張藝謀《歸來》時也有自己的見解。他說,自己以前曾經看過張藝謀的好多作品,較為失望,“根據我閱讀張藝謀的經驗,他是個不太會講故事的人,會浪費小說中原本豐滿的細節。我可能有些先入為主,或許這對張藝謀老師並不公平,相信他能夠拍出更好的作品。”
  文學是徐星一生的事業,即便在專註紀錄片的時候,他也曾不止一次想過把紀錄片變成文字,“我對文學的熱愛一直流淌在血液里。鏡頭能夠捕捉更加真實的細節,等我老了,這些都會提供給我文學的源泉,回憶起那些細節,我會安安靜靜的寫。”
  在徐星看來,紀錄片與寫作可以互補,所有的作家都可以利用新技術做視頻,這對筆端的表達很有幫助,如果刻意迴避則是件危險的事情,“可能從這個角度講,我有些‘先鋒’吧。”  (原標題:作家徐星:張藝謀是個不太會講故事的人)
創作者介紹

Secret

fu17fugc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